幸运星彩票

从外贸业务员到微商领袖,我只是坚持一个希望

作者:[!--writer--]发布时间:2016-10-22


当我走在凄清的街头,仰望城市的夜空,万家灯火阑珊处,有没有一盏灯为我点亮?我祈求上苍,给我一个希望。


因为长年做外贸,她给自己取了个洋气的英文名:Kinki,这个接近她中文名“金奇”的发音。


认识KinKi的人,很难想象这位85后女孩曾陷入过怎样的窘境。朋友们眼中的她,家长们口中的“别人家小孩”,从小成绩拔尖而个性张扬,尽管逃课、不服管教,却有着令人嫉妒的天赋,似乎轻轻松松就把书念得很好。青春期的叛逆来得格外猛烈,KinKi横冲直撞,像一把锋锐的刀,劈碎了大家期望中她触手可及的锦绣前程。而家中连遭厄运,更让刚刚成熟的KinKi,一度煎熬,陷入谷底。

 

KinKi的异乡拼搏因而有了那个并不美好的开头。


到深圳的那年,KinKi 21岁,口袋里揣着770块钱。“我觉得不怕,因为我年轻”,KinKi说,“一个星期,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,我要在深圳扎下根来。”KinKi不挑剔,不到一个星期,她找了一份销售工作,1500元底薪,吃住需要自己解决。包子和馒头,是在这座城市生存下去的能量补充。KinKi吃着吃着就被噎住了,有时候想掉眼泪,甩了甩头,感觉这不值得,“毕竟没饿着。”

 

领到第一份薪水,KinKi很开心,在出租屋里自己煮挂面庆祝,到底是没舍得放个鸡蛋,“不怕!会好起来的”,KinKi鼓励自己,等到业绩做大了,就有快餐吃了。公司门口流动小贩卖的快餐,5元一份,有鸡腿,有肉排,那是KinKi想了很久的大餐。那么现在,“我可以自己做便当,带到公司吃。”虽然便当里,只有米饭和青菜。

 

“不要紧,我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人家一定认为我是在减肥吧”,只是KinKi到底没经住诱惑,经理CANDY老说要减肥,把饭盒里的肉挑出来给KinKi。KinKi有时候很骄傲,“你看,我在这座城市有个窝,有工作,还能蹭到肉吃,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,KinKi加油吧!”



人生最失意的时候,我依然可以把自己收拾得很OK,人可以穷,但是状态要好。你的自信才可以吸引有正能量的人。


KinKi没有漂亮的衣服,她只有一瓶洗发水和一瓶沐浴露,还有一双,到了下雨天里面能撑船的皮鞋,38块钱,店铺搞特价时淘来的。

 

公司每年都要搞年会,老板说,每个女生都要穿礼服,要化妆,要漂漂亮亮的。年轻女孩子,即便不化妆也是青春靓丽的,KinKi不担心自己的漂亮,只是犯愁,哪来的钱买礼服?买不起礼服,偏偏还要在年会上演小品,居然还是演一个时髦的前台妹。这简直让人崩溃!

 

好在一直给肉吃的经理CANDY,几乎就是个圣母,一条漂亮的小裙子,摆在了KinKi面前。KinKi抱着CANDY亲了一口。冲到罗湖东门化了一个漂亮的妆,还做了头发。15元的代价,三顿“大餐”的价钱,KinKi奢侈了一把,“我是女生,漂亮的女生”,那一刻,KinKi觉着自己很幸福。

 

晚会,KinKi很耀眼,表演完小品走下台来,KinKi觉得自己像个明星。她坐在台下,端起一杯红酒,那种高贵的色泽令人着迷。哎呦,那个害羞的男生,偷偷拍了张照片,看把他脸红的。


苦难让我变得自重、自尊、自强。苦难磨练了我,让我明白: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,我也不能主宰别人,我只能主宰自己。


每当心情低落,KinKi会一遍遍回想当初,15岁之前,她有令人钦羡的优渥生活被远近街坊视为天才的她,喜欢画画,喜欢打篮球,有自己心动的男生。KinKi的爸爸妈妈很会做生意,上世纪九十年代,就已经是百万富翁了。作为老师眼中的天之骄子,KinKi受到一家人的百般宠爱,喜欢花钱,口袋里有多少钱都会花光,自己买吃的,请小伙伴一起吃东西,那种感觉特别好。

 

喜欢花钱的KinKi,可不是只会问父母伸手的富二代,她更喜欢赚钱。


七八岁的时候,一到暑假,KinKi就在家门口摆摊卖凉茶;稍微长大一些,就到爸妈的工厂里做童工。她享受这种自己赚钱、花钱带来的乐趣。她有一个希望,那就是像妈妈一样,做生意,做个成功商人。

 

妈妈是KinKi的偶像,妈妈总是打扮的很漂亮,每次参加家长会,妈妈都会精心妆扮,一袭长裙或是一身旗袍,举止优雅。妈妈很会做生意,从一家杂货铺起步,做到当地知名的建材供应商,然后又自己开酒店、做工厂,生意越做越大。虽然和别人家的妈妈不同,她每天忙得没时间和KinKi做“闺蜜”,KinKi却很开心,“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妈妈。”

 

人生有时是场恶作剧,2000年之后,家里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,父亲投资失败,家里的境况越来越糟糕。2009年,妈妈得了抑郁症。然后,瘫痪了5年,做了2次开颅手术。需要自己独自面对世界的KinKi,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希望。

 

在深圳的第一年,她玩命地工作,每天晚上自动加班到10点,学习产品知识,销售知识,商务礼仪,背英文单词,写邮件,打电话跟客户沟通……


因为希望是自己给的,“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,我也不能主宰别人,我只能主宰自己。”


生命的意义,并不在于生活对你做了什么,而在于你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,你都能活出一个真实而完整的自我来。


从销售员起步,KinKi第一年的收入是3万。第二年,她拿到了17万,第三年27万,第四年超过50万。后来,是年薪百万。这似乎很励志,对于一个80后的女孩子,简直要让人仰视了。

 

“没诀窍,除了内心坚持做妈妈那样的成功者,就是每一天,我比别人多180分钟。”


KinKi不是机器人,她也会累,和闺蜜微信聊天,一个话题聊了一半,KinKi没了动静。半个小时以后,闺蜜收到信息,“抱歉,刚才我睡着了。”闺蜜说,“KinKi你不要太拼啊,你需要休息。”KinKi在想,那些年,爸爸妈妈整天都忙,忙的没时间陪自己,那时看到的只是爸爸妈妈成功的外在,其实,撑起一个家,撑起一份事业,真的不容易呢。

 

KinKi穿着漂亮的衣服,化着精致的妆容,就像当年的妈妈一样,风风火火出现在不同的场合,用普通话跟人家优雅地说话。像一只奔跑的小鹿,从2009年初次创业,到2013年去非洲考察办工厂,2014年9月开启幂姿事业,KinKi一直在奔跑。她无法停下脚步,KinKi说,“我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晰自己的未来在哪里,我会坚决抓住机遇,用尽我所有的力量。”


22岁开始,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。我这么拼命,就是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,而你们,就是我的家人。


忙碌的KinKi,不会忘记与朋友们的聚会。与CANDY一道喝下午茶,KinKi说,“你那时候天天喊着要减肥,我蹭了不少肉吃。”CANDY说,“我哪里要减肥啊,就是看你顿顿都是青菜,故意省给你吃的。”KinKi鼻子酸酸的。她说,如果没有朋友,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。

 

做电商的人多如牛毛,做内衣生意的,打开微信朋友圈,触目可及。KinKi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却是内衣电商领域“杀出来的一匹黑马”。跑得慢的马要挨市场的鞭子,跑得快,风浪就越急,有几次,没有朋友的拉扯,KinKi真的就可能一头栽进风浪里,再也出不来。

 

KinKi开创幂姿事业的前期,发展很快,忙于奔跑的她,有一天发现,资金出现了紧张。不能及时补充资金,KinKi投入全部身心在做的幂姿事业,或许就要戛然而止。“KinKi我相信你,钱你拿去用”,一位经销商二话不说,打了30万预付款过来。刚刚在微电商领域站稳脚跟的KinKi,想起这一路的历程,笑得满眼的泪花,“我最大的财富,就是我的这些家人。”

 

她把每一位合作者都当做自己的家人,她最大希望,也就是“让我的家人们坚持幂姿无钢圈内衣事业,做微电商内衣界最富有的人。”

 

从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飞扬,到为生存努力打拼的艰辛,再到如今内衣微电商品牌的领军人物,KinKi说自己最大的幸福,不在于赚了多少钱,而在于帮助过多少人,为自己的家庭,为同事、朋友,为合作伙伴,甚至为陌生人创造了多少价值。“我梦想实现的道路中遇到很多帮助我的人,我也要用我的能量去帮助更多需要我的朋友!”

 

KinKi依旧忙碌,因为前路,还有许多的希望。